先找到《About》,认真看完再嗦话
一个认认真真摸鱼的人

【叶蓝】和生日毫无关系的一篇贺文

发文总目录走这

AU,Ficlet【一发完结】,学院paro

写得我泪流满面

叶神生日快乐(〃ノωノ)

欢迎捉虫(*゚∀゚*)

5463

正文↓↓↓



























闪着红光的烟叼在嘴里,叶修坐在阶梯上望着黑漆漆的天空。烟雾被寒风吹开,深浅不一的青灰色在空中消散。他取下烟扔在地上,穿着硬底帆布鞋的脚碾碎了那黑暗中唯一的光亮,散落一地的烟头可怜巴巴地躺在冰冷的水泥台阶上,早已失去了原来的温度。他站起身,跺了跺因久坐而麻痹的脚,毫不犹豫地、决绝地走下那长长的阶梯。

他在等一个人。

仲夏夜的风带起水泥地白天储存的热量和浮躁的灰尘,掠过叶修过长的额发,席卷他的汗水和思绪。用力抹了一把脸,试图让自己更清醒些,叶修又从口袋的烟盒里摸出最后一根烟,咬在牙齿间点燃,一个人走出了校园。

路灯在路面上投下惨白而昏暗的光,夜晚的街上少有人在。叶修像个异类,穿着白色衬衫和挽到膝盖的黑色校服裤,像个深夜应酬的男人。口袋里的空烟盒浸了汗,拿出来的时候一股子闷过的汗味与烟味混合起来。他将烟盒扔进垃圾桶,抬头看见网吧的LED灯牌在夜空中温暖得像家的窗户一般,透着让人放松的暖光。

付钱,领号码,上机,插入帐号卡,登录。叶修行云流水般做完这一套动作,坐在吸烟区,一张稍显年轻、透着股精神气的脸与周围颓丧的大叔们格格不入——尽管他早就已经成年了。叶修毫不在意乌烟瘴气的环境,点开好友栏,双击一个头像,进入私聊窗口。

[私聊]君莫笑:小蓝?

对方的头像亮着,但迟迟等不到回复。叶修已经单刷了一遍副本出来,一看,还是没回复。

得,这绝对是哪里又惹到他了。叶修眉头一挑,招呼老板买了盒便宜的烟,麻利地拆包装咬上一根,点燃,继续骚扰对方。

[私聊]君莫笑:有空来抢个BOSS?

[私聊]君莫笑:还是去刷副本?

[私聊]君莫笑:看到你们蓝溪阁的BOSS了,我先抢一把去?

[私聊]蓝桥春雪:……

[私聊]君莫笑:哟,终于肯理我了?

[私聊]蓝桥春雪:叶学长,请不要开这种玩笑好吗?

又学长。叶修恨铁不成钢地瞪着那个ID,好像这样就能让对方把称呼改过来一样。不是一直都“叶修”“叶修”的喊吗?这个时候你倒知道说敬语了?

[私聊]君莫笑:哎呀,被你发现了[烟]

[私聊]蓝桥春雪:……

[私聊]蓝桥春雪:学长,这玩笑开过头了。

嗯?叶修皱了皱眉,正准备把今天晚上被某个人放鸽子的事情和他好好算算帐,对面却已经下线了。蓝桥春雪的头像暗下去,叶修也没了抢BOSS的心思,就把号挂在千波湖旁无聊地挂机。

人看起来柔柔弱弱的,胆子却实在是不小。叶修咬着湿润的烟嘴,牙缝中飘出一股青烟,混入吸烟区的上空,被排气扇迅速卷走。

当这只烟燃到了尽头时,叶修修剪整齐的指甲轻轻划了划键盘。

明天,去找手残要人吧。燃烧完的烟头被他一把摁进旁边的烟灰缸中。

猩红色的光一闪即逝。




























他和许博远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许博远正追在黄少天身后,因为见到自己崇敬的前辈而绽放出光芒的眼神专注在前辈身上。不论是规整穿好的校服还是得体又认真负责的语气,亦或是那一手漂亮整齐的字,都成为了那一天下午叶修脑海里挥之不去的一幅风景画。

“前辈好。”那时候刚刚上高二的新生看到黄少天愤愤不平的样子回过头来,好奇温暖的目光落在他身上,转而变成了吃惊和敬意。“我是G中的许博远,是来找黄少天前辈探讨一下篮球校队管理相关事项的。”

啊,青春。叶修走在通往学生会会议室的走廊中忍不住感叹,那时的许博远眼睛里盛满了温暖的泉水,让人忍不住就要泡在里头,把自己烫得浑身通红再恋恋不舍地出来。还没长开的身体让他看起来就和随手可折的树苗一般,即将成年的少年被抢了BOSS以后无奈又气愤的神情实在是令人过目不忘,秀气的眉毛蹙起,脸颊有不自觉的轻微鼓起,就像是盛满了水的气球,看着很想去咬他一口,他又会不会满脸通红地害羞、不知所措。这个时候再来句告白就……哦,到了。

叶修转了个身,猝不及防地被室内冲出来的人撞了个正着。




























许博远竟然请假了。

这在学校里可以算得上是奇闻一件,概率大概能抵上作为学生会名义会长叶修出席学校正式场合的概率,为此辩论社的副社长可没少唠叨,他本就多话,这么一唠叨起来,连一向温柔听着他说话的喻社长都无奈了,“少天,没事的,小许的家里人和我说过了,一点小感冒而已,不碍事。”

黄少天咬着被咬扁的吸管愤然,“小许可是那种带着小感冒都会来上课的乖孩子啊!怎么会因为这一点风寒就没来么?不行不行我得去看他!”说着拍了一下桌子,拎起书包就要走。

“喔少天大大,这么急着是去哪儿啊?”叶修正转过身准备推门进来,迎面被黄少天撞了个正着,“怎么,今天你们小许同志没来?”在黄少天打开门的那一瞬他听到了黄少天的大嗓门,马上就知道黄少天说什么了,叶修也是觉得奇怪,这温差也不怎么大,怎么就感冒了?

“叶修?”黄少天也不跑了,横在门前上下打量他,他和叶修的关系可不止同学,还是网游里两家公会的劲敌,不得不提防,“你来干嘛?来窃取我们蓝溪阁情报的?”

“哥要窃取情报还用你拦着?”叶修确认了许博远不在后准备离开,“没啥事,已经搞清楚了,先走了。”

“前辈请等等,”喻文州从椅子上离开走出来,一张纸条被他递给叶修,“感谢前辈这么关心我们部员,这里权当是文州的心意,还请前辈收下。”

“嗯哼?”叶修打开扫了一眼,顿时漫不经心的样子收了回去,他拍了拍喻文州的肩膀,“谢了文州,成了请你吃饭啊。”

“犯不着这么客气,文州也曾受到过前辈的帮助指点。虽然不知道前辈要做什么,但是小许这几天状态不是很好,”喻文州有意无意地看了他一眼,“如果前辈能开解小许就再好不过了。”

“什么心意什么开解的?文州你说什么呢?你俩说什么呢说什么呢?”黄少天在一旁听得云里雾里的。

“等下就给你解释。”喻文州朝着叶修点点头,“前辈再见。”“嗯,拜拜。”




























叶修以置办学生会所需物品的借口出了校门,也亏新来的门卫不怎么了解这位从不干实事的会长,没有任何防备就让他出去了,也没注意叶修除了揣在口袋里的钱包和那张纸条其他什么都没带。

许博远的家离学校并不太远,坐车也就两三站的距离。叶修摸了摸口袋,烟盒为了躲门卫没带出来,他啧了一声,转头去水果店买了点水果,也不知道感冒生病的人能吃什么水果,他索性买了一个果篮——钱到时候就报在辩论社的社团费用好了。他一边付钱一边打着算盘,思绪突然就飘到那个请假没来的小少年身上去了。

姓名许博远,性别男,生日在自己后三天可爱的六一节,荣耀中有三个帐号,蓝桥春雪、蓝河、绝色。叶修拎着果篮迈进小区大门。

口味清淡,喜欢吃甜食和海鲜,不负G市人的户籍特别会吃。长得秀气但意外的体育很好,特别招女孩子喜欢。一条条从叶修的脑海中浮上来,勾起唇角,按下了电梯12楼的按钮。

他身上有洗衣皂和洗衣粉的清香,还有阳光的香气,而他整个人就是一块薄荷糖,清爽又辛辣,海浪般的辛辣褪去后那一丝回甘实在是令人移不开眼,想要再次品尝——叶修站在许博远家门口舔了舔干燥的嘴唇,伸手准备敲门。

“——我走啦,博远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啊。”推开厚重防盗门的是个女生,长得不算特别漂亮但也是能让人眼前一亮的那种类型,穿着别的学校的高中制服,洗发香波的香味冲得叶修一个趔趄,差点撞在墙上。“嗯,再见。”里头的卧室传来一声闷闷的回答,听起来有些虚弱。

“啊,对不起。”女孩半掩上门后发现似乎是撞到了人,连忙停下后退的动作,“对不起对不起,我没看到后面有人……”

“没事没事,”叶修摆摆手,认真地询问她,“请问许博远在家吗?”

“……你是?”

“我是他学长。”叶修把夹在钱包里的学生证给她看,连烟都没带居然带了钱包和学生证,叶修都不想吐槽自己了,“我叫叶修。”

“叶修……”女生想了想,“是叶学长啊,博远常常提起您呢。”重新打开门让他进去,女生站在门口小声地提醒他,“我要去上课了,博远就在走廊直走右拐的那间房里,有点小感冒,这会儿刚过饭点准备睡觉了,不嫌弃的话请先坐一会儿?”

“好,麻烦了。”叶修向女生挥挥手,目送她离开,放下果篮,慢慢走近许博远的卧室。

他轻手轻脚地推开门,床上的人正裹着空调被,在床铺角落团成一团。柔软的黑色头发长长了些,铺在白色的枕头上,脸有些红,可能是被被子闷的也可能是因为感冒。双眼自然地闭合,手指微微蜷起放在头旁边,面对着墙轻轻地呼吸。

连带着叶修也被这个睡着的人感染,进门关门的声音也是轻悄悄的,脚步声已经轻到不能再轻了,却在靠近床铺的时候把突然惊醒的人吓了个正着。

“叶修……学长?叶学长?”许博远揉了揉眼睛,用有些沙哑的嗓子开口,“您怎么在这里……?”

“哟,还叫学长呢?”叶修坐到他床边揉揉他的头发,“听手残说你生病了,来看看你。”即使在空调房里,许博远的头上也是出了不少汗,头发揉上去一阵湿答答的触感,即使这样他还是喜欢这个小少年——一如他初见这个小少年的时候那样喜欢他。

“啊、啊是吗。”许博远僵硬地偏了偏头,试图从叶修的魔掌下拯救自己湿漉漉的头发,无果。“多谢前辈的关心……我已经好多了。所以您……”能不能离开了?

“好多了啊?”叶修一副痞子样,打断了他的话,“那就来算算账吧?”

“算账?”算什么帐?许博远缩在被窝里拉高了被子盖住自己的下半张脸,不解地看着叶修。

“说说吧,昨天晚上为什么放我鸽子?”叶修一笑,一手撑在许博远枕边,低下头凑近他的脸,“你知不知道我在学校大楼的阶梯上等你了两个小时?”

“我……”许博远一愣,想起了这茬的他表情不是很好看,“我不是故意——”

“虽然我想到了最差的结果,但是我是没想到你会用临阵脱逃这招。”叶修将头埋在他的肩膀处,闷闷地说着。

“虽然很不要脸,但是我对自己的魅力还是很有信心的。”许博远的心跳越来越快,心跳声如同震天的锣鼓一般。他暗暗祈祷着叶修不要发现才好,但越是这么想,血液流动的速度就更快,直冲着脸上汇聚。

“你倒是说说,我怎么开你玩笑了?”叶修突然发力,一把掀开许博远的被子,整个人撑在他上面看着他,“是你耍我才对吧?嗯?”

“我、你、不是……”许博远手忙脚乱地解释,“我以为学长是开玩笑……所以……”

“那我开这玩笑的代价可真大。”叶修捏了他涨红的脸一把,“赔了夫人又折兵的。”

“什么夫人和兵的……”

“昨天晚上为了跟某些人告白,我坐在楼梯吹了一晚上凉风。”叶修装出一副委屈的样子,“还把两个BOSS让给了对方的公会,这可不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吗。”说罢又捏了一把他有些烫的脸,“蓝河蓝会长,你怎么赔偿我?”

“什——”许博远红了脸,正欲说些什么,突然一抖,收起面上嗔怒的表情冷眼看着他,“关我什么事?你表白的不是个妹子吗?找我做什么?”

“妹子?”叶修被他的话搞得一愣,没反应过来就被人推下床。许博远重新裹紧了被子,整个人缩在被子里不理他。“叶学长如果没有什么别的事情的话就可以离开了,我一男人的房间,哪里有妹子家来的整洁舒适?”明摆着是下逐客令了。

哪儿来的妹子啊——叶修有点惆怅地啧了一声,他昨天晚上坐那儿一晚上还不就是因为这个大病号放了他的鸽子吗?冤啊他!

不过还是得试探试探,谁知道许博远这是纯属不爽还是醋了。叶修琢磨了一下,开口,“那我走了,你好好养病。”

“……”被子里一点声音都没有,安静得和他进来的时候一样。叶修一脸憋的难受的表情,心下一阵翻涌。

就凭这反应,他已经知道许博远是真的醋了。说实话他是挺开心的,但是想想平常聊天时蓝河的态度……哄许博远这事儿吧……还真没那么好做。这让没什么恋爱经验的叶修也犯了难。

他打开门又合上,伪装出自己已经离开的样子,然后站在床边,等许博远伸出头来。哥真是太机智了!叶修勾了勾嘴角,忍住冲上前抱住那团被子的冲动。

“……混蛋。”被子里传出几声嘟囔,叶修凑近了听才听清楚,还有点带哭腔。

叶修一下就慌了,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说好的许博远会冲出去找他然后甩上一巴掌告白的呢?!为什么会哭啊?!……我的天好心疼啊别哭啊?

叶•无恋爱经验•一个大写的拔屌无情•渣男修开始方了。

所以这个时候。

还等什么呢?

“小许?”叶修单膝跪上床铺抱住那团被子,感到被子团抖了一下,就挣扎着想要从他怀里挣脱,“小蓝?小蓝你看我一眼,别把自己憋坏了……”看他还是无动于衷,叶修就抛弃节操做作地嚎了起来:“许博远?许博远你听我说!”

“别吵。”许博远继续挣扎着,“我要休息,你出去。”一副不想理他的样子——实际上也真的不想理他。

“阿远,你听我说。”叶修将头抵在他被被子裹住的脖子后方,抱紧他,用低沉的声线开口。

“我喜欢上了一个人。”

许博远突然安静了下来,被叶修隔着被子抱住的身体有些烫,但十指冰凉。大脑一片混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

“他很优秀,长得挺好看,字写得也好看,性格也好,哪里都好。”饶是叶修也禁不住微微红了脸。

“最重要的是,我很喜欢他。”

“比喜欢自己还要喜欢的那种。”

那你和我说有个什么意思呢?许博远有些晕眩,想冲动地掀开被子一拳打在那张又嘲讽又令人欲罢不能的脸上。

可是他只能团在被子里,不甘心地、头晕目眩地胡思乱想。头越来越晕,连叶修的话也模模糊糊听不真切的。别吵了,头好晕。许博远按住太阳穴,止不住越来越模糊的意识涣散。

“……所以许博远同学,”叶修察觉到被子没裹那么紧了,于是干脆把他的被子扒下来,“能答应做我的——啊?”

许博远和叶修一样,涨红着一张脸,睡着了。




























与其说是睡着了,还不如说是被闷的晕倒了。

叶修坐在许博远床边,沉默地看着他把药吃下去,将杯子放在床头柜上,准备重新躺回去。

“小许同志啊,”叶修看着他吃药的全过程,“你是说真的?没开哥的玩笑吧?”

“这玩笑太大了,开不起。”许博远躺下来背对着叶修,耳尖红了一片,“开个玩笑能把自己给赔进去?”

“别人不行,我可以啊。”叶修也爬上床搂着他的腰,啄吻他的耳尖,“你把自己赔给我,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没等许博远说什么,他喃喃着,“简直就像梦一样。”

“觉得像梦的是我好吗?”许博远不服输地说回去,“简直不可能啊这种事情。”

“在我这里,从来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叶修伸手把人的身子转回来,一个缠绵悱恻的吻落在许博远的唇上。

“在这世上,我最爱的,就是你。”

END



























感谢观看(〃ノωノ)

写完了hhhhh

很多细节还没交代清楚很抱歉【比如那个妹子啊之类的】因为时间不够的原因于是……|・ω・`)

等河河的生日贺文会交代啦⊂( *・ω・ )⊃也就是这篇文的蓝河视角(*゚∀゚*)

我们六一后见【因为要上一整周的课所以六一可能写不完】

拜拜(。・ω・。)ノ

评论(2)
热度(2)
©陌上荼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