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找到《About》,认真看完再嗦话
一个认认真真摸鱼的人

【王喻】Moon上

•文州性转

•不会写题目,题目与正文没啥关系

•点文的时候是谁要的虐?——( ˘•ω•˘ )

•写这个超级累啊妈蛋!!!

•有后续的不要急

•2049

正文↓↓↓













当王杰希把这个喝醉的女人拖到酒吧外的车上时,从进门开始就皱着的眉头拧得更紧。

毫无对自己性别的自觉,也没有半点犯了错的悔过,穿着主色黑色的及膝连衣裙在吧台一杯接着一杯地自斟自饮,据酒保说他进门时她已经谢绝了第六个请她“喝酒”“聊天”的男人。可即使如此,若不是他强行把人带走,她今天就要被这群心怀不轨的男人做出甚至超出他想象的事情。想到这里,他忍不住瞥了一眼斜躺在旁边座椅上披着白色羊毛披肩的人。

真是……

女人似乎是接收到他的目光,本来一直朝着窗外的脸倒是转了过来,附上一个他见过不少次的平和笑容,连唇角的弧度都上翘得刚刚好。

“怎么了?”喻雯州伸手,食指与中指轻轻扫过他的嘴唇,顺着脸颊弧度下滑到喉结,按到他衬衫的第二颗纽扣上,凑上脸去亲吻他的锁骨。

“别闹。”王杰希低低地呵斥一声,扶着她的肩膀往后推。在司机开车的时候做这种动作简直是在用他自己的性命开玩笑,更何况旁边的人一点停下的意思都没有,“喻雯州!”

“……”喻雯州被他这么一吼,悻悻地收回手,撇过脸去继续发呆。

王杰希默默地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喻雯州以前喝酒的时候酒品什么的都好,唯独今天……为什么偏偏是今天呢?一边把着方向盘开车,余光却落在了在座椅上微微蜷缩起来的人身上,说不惊艳是假的。

喻雯州向来是黑色的长发,从来不染烫也不拉直,发质柔顺得像是抚摸丝绸,这次不知道怎么把发尾烫出小卷。并不是不好看,他还为她的新形象眼前一亮。又会是什么惊喜吗?王杰希一边想着,嘴角轻微地勾起。

相比之下喻雯州就没有他这样的好心情了。

躺在放平的座椅上,面朝着车门的她睁着眼睛背对王杰希,双眼中的平静和温和尽数褪去,愣愣地看着安全带反光的金属片,心里一片寒凉。

她也不想否认是酒精的催化作用使她变得如此多愁善感,只是对自己的魅力产生了怀疑——这也是为什么她要跑去酒吧的原因。

王杰希最近总是出差,最长的时间大概有一周了,每次回来只不过在家中休息一天就又出去工作,对于她有意的骚扰也没有去搭理,逐渐变少的不只是亲吻和拥抱,还有见面的次数和聊天的机会。

明明以前都没有这么忙的。喻雯州想着,听着身后王杰希平稳的呼吸声面露疲惫之色,想到之前王杰希抓着自己手臂往外拖的时候那副表情,说不委屈,她自己都不信。

我又做错了什么,对吗?

我知道不该在你出差回来的这天去酒吧,可我真的无法忍受这样的生活。

一个人守着空荡荡的家,没有你日常的亲吻和拥抱,也没有你的声音。

回来的第一件事情是钻进卧室,连一个眼神都不给我。

我也想做一个听话的女人,可是我做不到。

明明你以前没有这么忙的。

我不会用最差的想法去揣测你,只是这样实在是让人难受。

被拒绝的肢体接触,被无视的请求,还有这种莫名的怒火。

“咔哒”一声,汽车的车锁打开,“还能走吗?”王杰希一边把安全带的锁打开一边望向依旧躺着的喻雯州,“我抱你下去?”

“……不用了。”喻雯州慢慢坐起身,抓起扔在后座的披肩给自己披上,推开门下车,不轻不重地甩上车门,等着王杰希锁好车子,走上前垫脚搂着他的脖子索吻。

“雯州!”王杰希握住她的手腕,地下车库的风凉飕飕地打在裸露的皮肤上,“有事情回家说,不要在这里——”

“好。”

喻雯州没看他,收回被风吹得冰凉的手垂在身旁,回头朝着出口走去,背影在惨白的灯光下有些寂寥,灰墙、黑地、白披肩黑裙和黑发,只有高跟鞋的声音在空旷的地下车场回荡,就像在看一部黑白电影。

但是王杰希一点都不想看。

他想看到的,是温暖的、带着家里灯光颜色的喻雯州,而不是这样过于安静的她。

到家,开门。两个人一路上都没有说话,正当王杰希下意识想要开灯和她好好聊一聊的时候,喻雯州已经换了鞋子,微微弯着腰,很是疲累地说了一句。

“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我累了。”

真的好累。

“雯州?”再笨也知道喻雯州的心情差和他有关,光着脚踩上木地板抱住她,不顾挣扎把她压在墙壁上与她的眼睛对视,月光从窗口洒进来落了一地,她的眼睛里似乎藏着月亮的影子,清亮又晦暗。“怎么了?”

“……没什么。”喻雯州闭了闭眼,“你……很晚了,去睡吧。”

尽管心里头的酸水满满的都要溢出来了,她还是一如往常地微笑着,微笑着推开注视着她的王杰希,微笑着往自己的房间走过去。

“……好啊。”推开门的那瞬,一直没开口的王杰希抱住她的腰,把她压在床上按住双手手腕,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一起睡。”

喻雯州想要推开他可是力气完全不能相比,他的袖口离自己太近,招摇而浓烈的香水味钻进自己的鼻腔,刺激得她想哭。不用想她都知道王杰希又出去应酬了,每次回来都是一身混杂的香水味。

她能制止他去吗?不能,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赚钱,才能让她过得这么好。

可她真的不想让这些刺激的味道再被王杰希带回家,一个人在家孤单地胡思乱想的时候鬼使神差地那些味道再度跑进来,在她的大脑肆虐,眼眶滚烫地分泌液体,滑落进枕头洇开水渍。

今晚也好,每一次宴会的出席也好,哪一次她不是穿了最好看的衣服想要给他一个惊喜?可他就看了那一眼,也没有什么动静。

是厌烦了吗?还是没有兴趣了?喻雯州依旧看着王杰希,嘴角还是带着那个机械化的笑容。

你的身边从来不缺比我更好的女人,可是我遇不到比你更好的人。

TBC

评论(4)
热度(19)
©陌上荼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