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找到《About》,认真看完再嗦话
一个认认真真摸鱼的人

【双花】一首正直的威风堂堂

@双花深夜60分 本来没艾特的然后tag里没刷出来手机客户端不太好搞有人用电脑端看见了帮我找一下主页君谢谢www

今日关键词:威风堂堂

深夜60分的关键词越来越奇怪真的不是我的错觉!!

我的天越来越羞耻了昨儿个还是百花缭乱今儿个就是威风堂堂了我天——

不说废话,开始!

后期鬼畜达人孙x啥都不会唱见乐

正文↓↓↓



0

Q:昨天百花缭乱大大发歌了吗?

A:没有( ̄_, ̄ )


1

China最大同性交友网站G站有几个大区,作为明明是邻居却常年撕逼打架互相攻占的音乐区和鬼畜区难得有一个共同的标签。

今天的百花缭乱大大发歌了吗?

没有,呵呵

被人一直在评论区和私信哀嚎哭着跪着求更新的百花缭乱大大正躺在床上,卷着自己的棉被睡着大觉。

手机在床头柜上插着充电器一直震动着,通话界面一直亮着,震了没一会儿又暗了下去,接着再亮,再暗,就这么一直重复了五分多钟。而床铺上躺着的人只是皱了皱眉头,往床头柜相反的方向又挪了挪,用被子盖住头,这才心满意足地又安睡下去。

……

“卧槽!!”床上的男子一把掀开裹着自己的被子,被冷空气猝不及防地糊了一脸以后又缩进被子里,跪着用双膝在床上一点一点地蹭过去拿到手机,麻利地扯下充电线划开屏幕锁,来自同一个人的几十个未接电话顿时让他寒毛倒竖,抖着手指,寒冷没有驱除的最后一点睡意也被赶走了,随之而来的是铺天盖地的恐惧。

手机再一次震动起来,那人一个激灵,手一抖差点把iPhone6s给甩到地上去,好半天才缓过神来,清了清有些哑的嗓子,接起电话谄媚地“喂,大孙啊,我刚起床呢,刚才你打电话有什么事……吗?”

“……你还记得起床啊。”那头低沉的男声冷笑一声,“你还记不记得我昨天和你说什么了?”

“……昨天……”张佳乐想了想,恍然大悟一般喊了一声,“哦——是不是十万粉丝福利的那个?”

“不是,虽然等下也要说这个。”那边的低气压始终没缓解,反而还有穿过屏幕迎面把他掐死的节奏。

“啊……那啥……”张佳乐挠了挠那头乱毛,实在是想不出来了,披了件外套在床前地上找拖鞋,低下头的时候略长的头发垂下,被染成酒红色的头发有点褪色了,露出发根的黑色。“我不记得了,怎么了?”

“我昨天说过的,”那头的人哼一声,“今天要是再睡迟了,你的粉丝福利就改成威风堂堂的。”

“我去——?!”张佳乐穿鞋的动作一顿,往后猛地一倒,磕到腰的同时倒吸一口气,“阿西吧——大孙,孙哥,孙爷,爷爷!”

“哎。”孙哲平应了一声,本来戴着耳机帮别人修音,现在索性连耳机都摘了,手机开着公放放在桌子上,一手支撑着下巴,“客气客气。”

“诶你怎么占人便宜呢你?”张佳乐穿好拖鞋站起身,“诶说真的咱们打个商量,咱们不唱威风堂堂好吧?”

“不好。”孙哲平的食指轻轻敲着桌面,看着电脑上波动着的音轨一脸深沉,“百花缭乱大大你看看你都多久没发新歌了,你自己数数看你的坟都被粉丝挖了多少次了,再不更新有点冲击力的东西还要混吗?”

“不是还有你呢嘛。”张佳乐叼着牙刷站在镜子前含含糊糊地说着,“再不济还有你养呢嘛。”

“就不怕我爬墙?”孙哲平已经戳开了那个他负责唱见的对话框,只要他张佳乐一句话,就让这个唱见的歌见鬼去吧。

【划掉】张佳乐的一首威风堂堂他可以对着撸一辈子!!【划掉】

2

……

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

不要管它

“……呸!”张佳乐用力吐出一口漱口水,“你丫要是敢爬墙你就试试,看乐爷不带着十万女友粉轮遍你的主页!!有胆你就试试看!”

“那你倒是把威风堂堂给录了啊。”孙哲平明知对方看不见还是耸耸肩,特无奈的样子,“别忘了我也有十万老婆粉。”

“……你再说一遍什么粉?”张佳乐挑挑眉,把手机放在洗手台旁边也开了公放,拿起皮筋开始绑头发。

“就你能有女友粉我不能有老婆粉?”孙哲平轻笑一声,结束了这个越跑越偏的话题,“一个字,唱不唱?”

“不唱你是不是要从B市飞到K市来艹我呀?”张佳乐洗漱完走出卫生间,对着话筒打了个哈欠,“威风堂堂的词我都没念熟啊你是在逗我吗?还有那个娇喘……我(四声)的天——”

“不会我可以教你啊。”孙哲平已经查好了威风堂堂的谱和中日文罗马音歌词,“以前在做的时候不都叫得挺好听的吗?怎么就不会喘了?”

“孙哲平你大爷!!”张佳乐打开笔电,顺便扔了一句过去,虽然语气明显是炸毛了,脸皮早就被孙哲平练得厚比城墙,倒也没怎么脸红,“喘就喘呗你让我酝酿一下。”

“好好好,让你酝酿。”孙哲平回道。

“……咳咳嗯——”张佳乐清了清嗓子,正准备开喘的时候——

“不对啊。”

“怎么不对了?”

“为什么我要喘给你听啊?”

“……我是你后期兼男朋友不喘给我听你还想喘给谁听?”

“不是,我的意思是说,为什么你帮我做后期我不能唱完以后你再听?”

“随你啊我都随便啊。”

“……我读的书少你别吓我,我刚才听到你键盘敲的声音了……你自己说你是不是你去搜歌词了?!”

“何止是歌词我连谱都搜好了。”

“……”

“嘟”

3

挂断了孙哲平的电话以后,张佳乐关上窗户拉上窗帘,对着孙哲平刚才发过来的消音版伴奏相看两厌,沉默了一会儿就戴上耳机,对着麦开始跟着伴奏看着歌词哼节奏。

讲真。

作为一个过来人。

而且还是一个经常唱快歌的人。

张佳乐不可避免地惆怅了。

“大孙,”跟完三遍伴奏,张佳乐小窗了孙哲平,“我唱成一段一段的截给你然后你帮我拼吧”

“行,”孙哲平倒是很爽快地答应了,“只要你唱就行了,有我这个调音师在你还怕什么”

“笑话,”张佳乐毫不犹豫地回过去,“你乐爷什么时候有怕过?”

“录音去了,勿扰。”

发完这条消息,张佳乐就开始认真练习。

然后

一个上午过去了

今天的百花缭乱

依旧是卡在了娇喘上。

点蜡

“不行啊大孙,”张佳乐发现了这个问题,立马催命连环call了孙哲平。

“大孙大孙大孙!!!QAQ”

“怎么了这是?”

“我不会喘啊怎么办!!!qwq”

“……”

“乐乐我教你一个办法”

“你嗦QAQ”

“你录的时候想想我们做的时候,你就喘得出来了。”

“……”

“嘟”

4

好吧咱们先不管过程,毕竟重要的是结果。

总之万年坟着的百花缭乱大大终于更新了!!!

粉丝表示天啦噜我要到楼下去绕圈跑个3000m!!!

有生之年系列

而且居然还是威风堂堂!!

横跨了两个区的威风堂堂!!!

发歌当天张佳乐的那条微博底下评论区顿时炸成一片烟花,无非就是“有生之年系列”“感动中国”“夭寿辣百花缭乱大大诈尸啦”“妈妈问我为什么流着鼻血跪着看视频”

哦对,还有这种的↓

“繁花血景一万年!!”

“双花万岁!!”

“我的天猝不及防一口粉色的双花糖”

“我就问一句,落花大大你硬了没?!”

张佳乐还特意回头去看了一眼自己那个和孙哲平共用的、叫做“繁花血景”的号发的视频,因为除了唱歌他也不会鬼畜也不会PV,这种脏活累活,一向都是孙哲平包揽,所以他也不知道自己发过去的干音变成了什么样,所以他还是挺好奇地去戳了那个孙哲平给他发的网址。

……

张佳乐表示

我什么都不想说。

什么都不想说!!!!!!!!!

这个视频一共是分两P,同时向鬼畜区和音乐区投稿,审核居然神奇地过了。

第一P是音乐区,一打开,一片自上而下自下而上的彩色弹幕顿时淹没了视野,无非就是每次发视频的时候PV前必定要加的“枪响,雷鸣,繁花血景”的“出品证明”。张佳乐随手关掉了这满满一屏的弹幕开头,然后接着看正片。

开头是每首威风堂堂必定有的带好耳机和前方高能的提醒,张佳乐继续看。

嗯,开头娇喘,OK,没什么大问题,还是一群要给自己生猴子的弹屏。

然后咬词……OK,没问题。张佳乐满意地点点头,继续听。

接着他就懵逼了。

不……对……呀……

我不记得有让大孙唱和声……吖?

“天啦噜我要炸成一朵花!!!”

“落花大大的和声简直低音炮!!超诱惑!!!”

“百花大大简直美哭了!!落花大大简直攻我一脸!!”

“双花大法好!!”

“公然发糖,这口糖吃得我简直猝不及防!!!!”

“怎么办我一个男的听硬了……百花大大我要娶你!!”

……

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去了?

张佳乐整个人都处在一种“目瞪口呆.jpg”的状态,好在PV的制作没有什么大问题。张佳乐这么安慰着自己,然后点开了2P。

………………

妈妈

我再也不手贱了QAQ!!!

孙哲平估计是G站第一个做威风堂堂鬼畜的人……作为繁花血景这个账号的实力鬼畜担当,他的确是把这首本来很诱惑的歌硬生生地做成了实力鬼畜。

以下省略一千字描述
(据说只有帅的人才能看得见)

5

张佳乐整个人都是崩溃的。

想要打电话给孙哲平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电话却一直是“抱歉,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的状态。

QQ,找不到人。

微博私信,也找不到人。

张佳乐已经放弃了治疗,直接杀到微博去,艾特了落花狼藉。

“百花缭乱V:

@ 落花狼藉 你们看这个怂货,做了我的后期和鬼畜就跑了[doge][拨号记录.jpg][QQ小窗.jpg][微博私信.jpg]花粉们来看看,集火这个怂货,别停”

刚发完微博,也没心情去再录歌和看评论,张佳乐倒在床上,闭上眼睛放松自己。

玄关处传来响动声,张佳乐一下睁开眼,一个鲤鱼打挺就要去看看什么动静,却猝不及防地撞上了布料和有些硬的肌肉。

“哎哟卧槽谁——”张佳乐揉着撞痛的鼻子,一抬头,“卧槽大孙?!你怎么过来了?!”

“威风堂堂没法满足我,这个理由够不够?”孙哲平身后还立着一个行李箱,没等张佳乐回应就把人重新压床上,“给你做的后期还算满意?”

“要是乐爷我说不满意呢?”张佳乐挑挑眉,伸手顺从地环上他的脖子问道。“还有你真的要白日宣淫吗落花大大?”

“不满意的话,就把你做到满意为止。”孙哲平解开自己的皮带,揉了揉张佳乐的头发,“不白日宣淫,日你。”

“顺便听现场版的威风堂堂是嘛?”张佳乐去咬他的唇瓣,“你乐爷是这么好日的吗?”

“只要是我就行。”孙哲平亲昵地细细吻着他的脸颊,在他的耳畔轻声地说着,“这样的威风堂堂,只有我一个人能听。”

END











然后他们干了个爽∠( ᐛ 」∠)_

说实话威风堂堂真是我的一个非常大的阴影因为至今我还没法子把它唱下来

不管是日文还是中翻都好难啊ORZ

然后就写了这样的文_(:3」∠❀)_

坐等明天的深夜60分∠( ᐛ 」∠)_

还有就是周二开学,嗯……可能就没有更新这么勤了qwq

好了废话就这么多,感谢收看!

点点小红心小蓝手或者发发评论呗(。・ω・。)ノ♡

晚安ψ(`∇´)ψ

评论(12)
热度(121)
©陌上荼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