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找到《About》,认真看完再嗦话
一个认认真真摸鱼的人

【叶黄王喻】Dragon And Sunshine5

最近考试挺多的,特别是下周有大考,月底期末考,所以大概隔天更新一次

当然并不知道是更双花还是这个系列……

其实名字是我瞎扯的,想写一个大的系列然后做个集合叭_(:зゝ∠)_

今天是黄少的过去哟www

其实上次和我同桌商量说诶要不然我们俩互fo吧,然后你帮我打打广告什么的

然后被同桌拒绝了QAQ

作为一个只有120+fo的小透明看到这个出过本子会发发还会写文的写手真是会哭出来qwq

等下次把她主页扔出来

嘘xxx

目录

1 2 3 4

正文↓






当初魏琛把这个奶娃子带回蓝雨的时候,他真的没有想太多,顶多就是多收了个徒弟罢了。

纵然他目光老辣,也没有想到这个调皮捣蛋的小娃娃将来会是龙族的强者,还会是为整个大陆带来温暖耀眼阳光的剑圣。


那天喻文州看魏琛早早就回来了,身上的术士袍有些破烂,头发也乱糟糟地带着水汽,很是狼狈,再看他怀里抓着魏琛上衣咯咯笑的金发男孩,心下了然了几分。“前辈这是准备开始当奶爸了?”喻文州微微一笑,上前接过了魏琛的法杖搁在一旁,抖开新收下来的术士袍放在他面前。十二三岁的少年已经把家务活做得很老练,一尘不染的房间和干燥整洁的衣服就是最好的证明。

“文州啊,我和你说,年轻人,特别是像前辈我这样专门钻研一些稀奇古怪种族的人,就应该多出去走走。”魏琛拍拍被裹在喻文州刚烘干过的毛巾里的小孩,自豪而又小心翼翼,眼里的烛火跳动着,“看看,给老夫捡回来什么宝贝!”

“宝贝?”喻文州一听,放下手上的衣物,拉了凳子也坐在他旁边的桌旁,椅子在地面上拖动的声音让小孩眯着笑的眼睛睁开,好奇地打量着他。莹蓝色的瞳孔中倒映着两人的影子,像是蓝宝石一样的眸子眨巴眨巴,看着喻文州手上缓慢划着的法咒,毫不留情地指着说。

“手残!”

“诶哟,居然会讲话?”魏琛一乐,倒是直接无视了黑了半张脸的喻文州逗起小孩来,“果然龙族天赋异禀,就这么丁点儿大就会嘲讽人了啊。”摇了摇小孩,魏琛没了刚才的调笑劲,突然严肃起来,“文州,给他准备点食物,就观察三天我们就放回去。”

“三天?”喻文州拍了毛巾一下算是警告,无视小孩瘪着嘴快要哭出来的表情问道:“足够吗?”

“当然不够。”魏琛起身,没有换上那身新的袍子,坐到火炉边懒洋洋地烘烤着冷得微暖的手指,空出一只食指指指天上,“但是不还回去,那条龙恐怕要直接把整个蓝雨给毁了。”语气竟是少有地认真。

“明白。”喻文州也点点头,龙族的威压如同压在心上的一块巨石,在这阴沉沉的雨天显得愈发沉闷。


“然后呢?”叶修接过负责帮喻文州跑腿的宋晓递过来的热茶水,眼里的红血丝在蒸腾而起的水雾中模糊不清。“老魏那个老家伙,都投奔咱兴欣来了也没说过。”砸吧砸吧嘴,叶修暗暗地想着回去要怎么和那个老猥琐大战三百回合

喻文州抿了一口茶水润了润喉才道:“这也不能怪前辈,毕竟少天是龙,这件事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然后你们整个蓝雨宫殿的主要将领都知道了。”王杰希插嘴道,“还有叶修和我。”

“你们那是例外。”喻文州看他一眼,继续说,“当时我们也没有想到少天的能力是让一定范围内的地区有阳光……阳光这个名词还是前辈从古籍上翻出来的。那几天蓝雨真是有如太阳神的降临,连续三日阳光普照,从未有过那样的盛景。”吹开茶水上浮着些许的茶叶渣,喻文州用指尖沾了茶水在空中画了几个图案,像是古旧晦涩的咒语一般在空中漂浮。

“所以你们没有把他还回去。”叶修接了下去,“千年难遇的大晴天,以你和老魏的心脏程度,你们怎么可能会放他回去?反正少天当时也只是个小孩子,什么都不懂。”

“不,少天懂得挺多的。”喻文州笑着摇摇头,面上虽有疲惫之色却还是继续说着有些遥远的过去。


龙族幼孩的成长速度快得惊人。

只是两天,那个之前还被魏琛抱在怀里逗着玩的小孩就从婴儿样子变成了和喻文州相差不大、稚气未脱的小少年。那几天魏琛最为常见的场景,就是他和喻文州每天的嘴炮大战。

小少年说自己叫做黄少天,金黄的黄,少年的少,天空的天。带着金色的半长发和莹蓝的眼睛笑嘻嘻地绕着魏琛叫“魏老大”,一口一个叫得魏琛心花怒放,颇有种“吾家有儿初长成”的感觉,为此还特地给天天吵着要当剑圣的小龙打了把剑,浑身泛着冰蓝色的光,挥舞的时候冰碴子纷纷扬扬地落了一地,还自带攻击冰冻伤害。饶是喻文州也没这待遇,于是早就看不惯喻文州的黄少天天天嚷着找这个手残PK,一把冰雨让他舞得绚烂,阳光照射下,不论是黄少天的金发,冰雨落下的碎片,还是那烦死人不偿命的垃圾话,都明亮得如同夏日里的小太阳。

只是可惜,还没过几天天天出门就能晒到太阳、不再阴雨连绵的好日子,黄少天就被天上飞下来、和他没多少年龄差的黑发少年带了回去。也不知道那出入口是怎么开启的,一道白光闪过,连他留下的痕迹也没有了,只有那地上点点的水渍才能证明那把冰雨不久前曾在这里挥舞过。很快,密密麻麻的雨云压了下来。


“就这些?”叶修手上总算是回温,看来并没有在蓝雨留下什么不好的记忆。

“我所知道的就只有这些了。”喻文州低垂着的眼抬起,盯着对面坐着的叶修,“只是不知道前辈是什么想法。”

“我?我能有什么想法?”叶修翘着个腿,把温度刚好的茶水一饮而尽,依旧是懒懒散散的样子,“你知道的和我了解到的是差不多的。”轻轻放下杯子,叶修一蹬桌子腿,整个人向斜后方往上跳,连连跳远了几步才勾起嘲讽的笑,“我又不会对你和王大眼怎样,突然放个六星光牢几个意思?”

“就是叶神想的意思。”喻文州端端地坐在椅子上,眼中是浅浅的笑,眼底却是一片带着攻击性的敌意,“我不怕你对我和他做什么,我只怕前辈你对少天做些什么事情。”顿了顿,几枚瞬发的诅咒之箭破空而出,伴随着一句没有什么感情的话和顿时冷下来的脸。

“毕竟前辈是,屠龙者啊。”

TBC






真的太难写了真的!!

整个肩膀都是酸疼酸疼的orz

过去的话,虽然第三人称视角比较多_(:зゝ∠)_不过后面也有第一人称视角的真的

猜猜那个黑发的少年是谁吖我准备写完叶黄就写这个惹_(:зゝ∠)_

例行web【跪着求粉_(:зゝ∠)_】

嘘x

评论(9)
热度(35)
©陌上荼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