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找到《About》,认真看完再嗦话
一个认认真真摸鱼的人

【叶黄王喻】Dragon And Sunshine1

今天不更新_(:зゝ∠)_

来个小短篇【并不是】_(:зゝ∠)_

 题目不是我装bility实在是脑洞无能

看得开心么么哒(づ ̄ 3 ̄)づ

目录 


 

传说,荣耀大陆上有个遥远而又古老的国家,那里的居民都是以人的形态存活着的龙。

传说,只要杀掉一条龙,就可以获得无上的荣耀、无坚不摧的力量和永生不死的身体。

传说,龙是极其冷血无情的生物。

传说,传说……

 

“文州文州文州!!本剑圣回来啦!!!”皇宫的大门被强劲的气流推开,一道金黄色的光芒夹带着莹蓝色的碎冰穿过大厅,顺着宝蓝色的地毯一路向上,在走廊上呼啸而过,伴随着迅速凝结的扶手和栏杆,冲进了后花园的迷宫,盘旋而上了一会儿,光团突然向内急剧收缩,随即迸发出强烈的金光。金光落下,原本有些蔫蔫的花朵慢慢挺起腰,伴随着光芒中那人的降落绽放开来,“小心些,别把花压到了,这可都是微草那边的新品。”花园中心的男人直起腰说着。

“哎呀王大眼儿又送好吃的过来啦?”光团中心的少年落在他身边,金黄色的头发像是暖洋洋的阳光,眼瞳里仿佛装着蓝雨国都上难得拥有的清澈天空,“文州啊我和你说我和你说,叶修那个老混蛋啊,又把上次我好不容易给他找的金盏花给拿去炼石头了!!”少年摘下一瓣花瓣放入嘴里嚼着,“石头我那里多的是,不找我要偏偏要把本剑圣穿越了半个大陆给他摘的花拿去炼!你说他是不是傻?!”

“好了少天。”喻文州拍了拍手,拾起放在脚边的法杖微笑道:“叶神也不是故意的,再说了,他也不吃花啊。”

“再怎么样也不能把我辛辛苦苦摘回来的花拿去炼啊!他有没有点常识!!”黄少天一边不满地叫着,一边有些失落,“那种金盏花,只有在呼啸才有的,我还和唐昊那个不近人情的打了好久,他才放我进去摘的,又难保存,飞得我翅膀都要断了。”

“那么就不给他送啊。”喻文州往花园外走去,“每次都这么辛苦,为什么不停下呢?”

“因为、因为……”黄少天语塞,半天才摇摇头,“因为,他每次看到那几种稀有的花,都会高兴。”

“那不就是了吗?”喻文州一手按上他的头顶,和发色一样暖洋洋的温度,是黄少天的力量,“既然少天喜欢看到那样的叶神,那就是心甘情愿的付出了,不是吗?”

“……也是。”黄少天点点头,之前的委屈一扫而空,“文州文州大眼儿又拿了什么好吃的过来呀?有没有我上次点名要的玫瑰花露?要最甜的那种玫瑰哦!不甜我可是要退货的!!”

“保证甜。”突然一道绿光在面前闪过,戴着大大法师帽的男人披着斗篷,骑着一把通体银绿色的扫把浮在他们面前,“原来是你要玫瑰花露,我就想喻文州什么时候喜欢吃这么甜的东西了。”

“嘿王大眼,你怎么进来的你,不会是放倒了守卫才进来迷宫的吧诶我和你说啊你这几次送的贡品也太差了你看看你送的都什么啊都是中草药,是想害死本剑圣是吗我就知道你肯定没安好心……”黄少天滔滔不绝地发表者阴谋论,王杰希头疼地看了他一眼转向喻文州:“新的一批效果怎样?”

“还可以,只不过时间还是不够长。”喻文州点点头,“还好少天及时赶回来,不然都要枯萎了。”

“那等我回去再改进。”话锋一转,王杰希把他拉上扫把坐着,“等下次他再跑出去,你就把我挂在你房间门口的灯取下来,至少能有一周的阳光。”

“好,费心了。”喻文州笑着,抬起手拉下了点他的帽子凑上前,黄少天知趣地没有再叨叨,又化成了光,嗖一声飞到自己的房间里去了。

 

 

 

“老叶老叶老叶老叶老叶老叶老叶!!出来PKPKPKPKPKPKPK!!”黄少天在蓝雨待了没几天,实在是闲得无聊,索性跑到了位于东方大陆的兴欣去捣乱,“叶修你怕了吗怕了吗有本事把本剑圣的花炼成破石头有本事你开门啊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家!!嘿!开门啊开门啊,叶不修,你有本事炼石头,你有本事开门啊!!!”喊着喊着居然还喊出节奏感来了,一边擂门一边大喊着,到也不怕别人笑话。

“我去,黄烦烦你也太烦了。”这么叫了半晌,叶修终于打开门从里面出来了,那眼神,就和看神经病一样,“不就一朵花嘛,用得着那么在意吗。”这么说着挠了挠头,让开了点让他进来。

“废话,本来是要带给文州的,都被你炼成石头了!叶不修你赔赔赔赔赔赔!!不对啊你也赔不起啊那就拿你的伞来换啊。”黄少天一边絮絮叨叨一边跟着叶修进屋左看右看,“不对啊你这个国王怎么住在这种地方又没有宫殿又没有楼阁的,哦我知道了肯定是因为你太没下限被乔一帆赶出来了是不是是不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本剑圣果然机智过人!”

“再这么多话就把王大眼给的药喂你吃。”叶修七拐八弯走到了自己的炼金室里,用一柄被炉火烤得看不出原来颜色的黑勺在锅里舀了几下,捞上来一块金黄色的水晶,水晶面上的纹路错综复杂,有如花瓣或树叶的脉络,“给,金盏花炼出来的石头,帮我放到那边的碟子上去。”

“凭什么拿了我的花炼石头还让我当帮工啊。”黄少天撇撇嘴,戴上炉子旁挂着的手套,小心翼翼地捧起还烫着的水晶放到遍布暗纹的骨瓷碟上,“这能拿来干嘛?就是好看而已。”

“还不就是好看?”叶修回了一句,偷偷剪了他一根头发放在口袋里,“下个月就是沐橙生日了,我这个做哥哥的也要给她送点礼物嘛。”

“……”黄少天摘手套的动作稍稍慢了一些,委屈、难过、愤怒、不满、心痛五味杂陈的心情奔涌而出,“所以就用我跑了那么远摘回来送你的花拿去当生日礼物吗?”这么想着,越想越委屈,索性不再待在叶修的工作室里,在他家四处转了转,最终又跑到了工作室里,看着那块已经被雕琢完毕的水晶,心情很复杂。

“哟,少天大大跑哪儿玩去了?”叶修正进行着最后的修饰,眼神的专注让黄少天一阵心酸,“苏妹子喜欢水晶?那我这礼物可有着落了,我们大蓝雨最不缺的就是这种装饰品啊她要多少有多少。”

“你们那叫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叶修停下刻刀,活动了一下僵硬酸疼的手腕,满意地点点头才看向黄少天,“不过我是不推荐你送这个,水晶这种东西实际上并没有什么用,就是戴着好看而已,要是送她的话,我倒是有更好的选择。”

“什么什么?”黄少天一听,连忙凑上去问。他和苏沐橙的交情还算不错,这份礼可一定不能缺。

“你猜?”

“……”

黄少天撇了撇嘴,“不说就不说嘛,搞什么神秘啊。”心下一动,“喂老叶你丫到底来不来PK了快快快起来起来起来陪我PKPKPKPKPKPKPKPKPKPKPK!!”

“行行行,来了来了。”叶修起身,趁着黄少天转身的时候从口袋里拿出头发,将刚雕琢好的水晶和头发放进了桌上的一个小罐子里。

TBC



我觉得再这么下去

这个又会是一个坑_(:зゝ∠)_

一个给我们班上那个画画很触的太太的叶黄糖_(:зゝ∠)_

第一次写王喻实在是各种不习惯但还是……手下留情QAQ

例行web【跪着求粉_(:зゝ∠)_】

嘘x

评论(2)
热度(48)
©陌上荼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