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找到《About》,认真看完再嗦话
一个认认真真摸鱼的人

【双花】从玛奇朵到拿铁

 发文总目录走这


@一锅炖不下 点的【热衷于手磨咖啡的】小咖啡店老板孙哲平和【无意中到咖啡店来自习的】大学生/研究生张佳乐


 @明唐一生推 我很懒的……反正也是甜甜甜,就一起收了吧!【不二家脸


·是个一见钟情的故事


·为了写这篇我开了好几个网页……【。


·不跟孙总生日抢风头所以定时在8.18发


正文↓



















 

炎热的夏季是会让人感到心烦意乱的,不管是圣人还是宅男,其中就包括被舍友大热天拖出来写论文的张佳乐。

 

“图书馆人太多了,空调开了跟没开一样。”舍友摘下帽子搁在旁边摆着一堆小盆绿植的窗台,从包里拿出纸笔和笔记本电脑放在桌上,而后打开手机的微信,问坐在对面躁动不安的张佳乐:“老张,喝什么?”

 

“咖啡店能有什么喝的?”张佳乐用手掌扇着风,即使这家店冷气开得很足,刚从将近四十度高温脱离的他还是感到无比炎热。他抬眼观察了一圈咖啡店,看起来冷冷清清没有什么人来的样子,而且不论是装潢还是氛围都更像那种蒸汽朋克风酒吧,完全没有咖啡店的那种感觉。

 

“别的不提,这家的现磨咖啡很不错的。”舍友晃晃手机上的图片,是一张拍下来的菜单,菜单上是用手写的餐品名称,张佳乐夺过来一看就皱起眉头:“……看不懂。”

 

“能看的懂就怪了,这家店的老板写字可狂。”舍友翻个白眼收回手机,“我念给你听吧,蓝山,猫屎,美式黑咖,意式浓缩,玛奇朵,白咖,拿铁……反正普通咖啡店有的他这里都有。”

 

“贵的喝不起啊,”张佳乐已经打开了笔电,优哉游哉地等待电脑开机,“玛奇朵吧。”

 

“那我就要意式浓缩吧。”舍友点点头,把手机锁屏后就开始写论文。

 

张佳乐看着他的动作不解:“你不去点单吗?”“这家店不需要你去点单啦,店主在里头会听到你说的话的。”舍友摆摆手解释道。

 

“行吧。”张佳乐晃晃头,戴上保护视力的眼镜开始写论文。原本就位于小巷偏深处的店铺因为没什么顾客的原因,变得特别安静,和外面那些会在店里放音乐的咖啡店不同,比起咖啡店这更像是装潢奇特的自习室。

 

不知道过了多久,张佳乐伸了伸懒腰,无意中瞥了一眼柜台——称作吧台更合适一些,看到一个围着深色围裙的男人背对着他们,把咖啡豆倒进台上摆放的手动磨粉机里,缓慢而专注地转动摇手。

 

咖啡粉的磨制是缓慢而细致的,尤其是手工磨制。因为咖啡粉很容易就会在空气里氧化变味,所以磨的动作不能慢;但是如果速度太快,产生的热量也会让香味挥发掉。张佳乐好歹是去过咖啡店里的人,这点常识他还是知道的,就是不明白为什么要用手工的机器磨。电动机器不是更快吗?抱着这样的好奇心,张佳乐起身,轻手轻脚地走到他身后,手撑在吧台上,盯着他磨咖啡的动作出神。

 

像是没有察觉到一样,对方依旧在缓慢地进行手磨咖啡豆的过程。等到他磨完一回头,张佳乐已经坐在吧台前的高脚椅上撑着下巴盯着旁边酒柜里贴着外文标签的酒瓶子看了。

 

见对方盯着自己看,张佳乐朝他露出一个微笑:“店长?”

 

“嗯。”店长点点头,把粉倒进配备的粉碗中中压平,手指轻轻磕了两下边缘,把没有压实的粉抖出来再次压实后拿在手上,打开唯一看起来和店内装饰不符的咖啡机,先把热水放掉一些,然后把粉碗扣在机器上,端了一红一灰两个杯子准备接原液。

 

“那什么……等一下。”张佳乐喊住他,“我的杯子是哪个?”

 

“红的,怎么了?”店主停住要摁开关的动作问他。“我能换成那边那个西瓜红吗?”张佳乐指了指吧台上靠着放糖和奶粉包的收纳盒旁边,一个倒扣着放在软木垫上的咖啡杯静静地摆在那,比起其他或挂或悬的咖啡杯,还是这个最得张佳乐的瞩目。

 

店主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好。”把大红色的杯子换成了西瓜红的那个,他站在咖啡机前摁下开关,提取原液后暂时搁在一边。蹲下身,在吧台下的冰柜里翻出来一盒冰牛奶,加入香草糖浆,倒在碗中后用打蛋器开始打发。

 

这个时候,咖啡原液的香味已经慢慢散发出来,是一种醇香而厚重的气味,刚开始的香甜甚至让人产生些微的困意,而后来的苦涩又让人精神一震。张佳乐听到舍友舒服地伸了个懒腰,敲击键盘的声音变快了许多,也不由得振奋起来。但他不打算回去,索性把电脑抱到吧台上继续完成他的论文,时不时的会去看一眼。

 

舍友点的是意式浓缩,所以只要原液即可。店主把灰的那杯加上杯垫端到他的桌上,杯子和杯垫摩擦发出的声音几乎听不见,脚步也是轻悄悄的,舍友要不是闻到愈发接近的咖啡香味,甚至意识不到店主的靠近。

 

回来后奶泡也打好了,比原先牛奶和糖浆的混合体多出三倍多。他把奶泡倒入玛奇朵,满满一杯玛奇朵完成。

 

其实张佳乐只点了玛奇朵,但是店主又取出一些焦糖浆,用裱花袋在奶泡上拉丝,连带着杯垫端到张佳乐面前。

 

“啊,谢谢。”张佳乐从笔记本电脑前抬起头,意外地看到奶泡上用花体字写着几个字母,认真辨认了一下,是他的姓“Zhang”的英文花体。他抬起头,有些惊喜地道谢,“你怎么知道我姓张?”

 

“进门的时候他叫你老张。”店主一边清洗器皿一边说,他给自己也冲了一杯咖啡,绕出来坐在张佳乐旁边刚好一个手臂伸长的距离,“第一次来?看你面生。”

 

“对,被这家伙拉过来的。”张佳乐坐在高脚椅上转来转去,他的论文不着急,反正今天肯定写得完,跟舍友那样欠了一屁股债的不同。他喝了一口玛奇朵,举起杯子夸奖道:“很不错,虽然我不会喝咖啡,但是你做的比我喝过的都好喝。”

 

“谢谢夸奖。”店主也举起杯子玩笑一般跟他碰杯,“就是时间长了点是吧。”

 

“不不不,我是没察觉到啦。”张佳乐抿了一口就放下了,摆摆手,“这里很适合自习啊,背背书写写论文之类的。”

 

“那常来啊。”店主扯过一张便签纸,把店的地址写在便签纸上递给张佳乐,“我是店主孙哲平,这家店里就我一个,要是找不到工作欢迎过来我这边,只要你不嫌弃地方偏僻顾客少就行。”

 

“成啊。”张佳乐把便签纸收好,打开带来的参考书准备继续写论文。

 

“哟,学汉语言文学专业的?”孙哲平看到他参考书的封面,问:“介意我看吗?”

 

“不介意,不过这本我现在要用,你看看这本吧。”张佳乐从包里掏出另一本书,翻开书,到处都是笔记和彩色的半透明便条,看得出来钻研得很认真。孙哲平也不辜负这份认真的心意,捧着书坐在店内的灯光下认真看着。

 

一个下午很快就过去了。咖啡店没那么快闭店,但是大学宿舍可是有门禁的。和孙哲平道别后张佳乐和舍友齐齐奔向学校,晚上还有课,他们可不能迟到。

 

孙哲平把他们俩一直送到巷口后,看着他们渐渐淹没在人群里的身影消失才回到咖啡店,关掉店内所有的点灯,只留下一盏暖黄色的灯,清冷地打在吧台上。

 

能不能发现呢?那个傻小子。这么想着,他忍不住地微笑起来,踩着吱呀作响的木楼梯上楼去了。

 

张佳乐和舍友坐下来,从包里拿出那本记着很多笔记的书,翻开的时候,有一张便签纸掉在地上。

 

他俯身捡起来,翻过干干净净的背面,正面是一串他今天才刚刚看到的字迹。

 

“To Zhang

 

下次来店里的话,来喝拿铁吧。

 

By Sun”

 

好吧好吧。他有些无奈地翻开老师要求的页码开始记笔记,看来以后得常驻那家咖啡店了。

 

拿铁的寓意:遵循原则,及时行乐,为喜欢的人着迷、牵挂,想到对方就会觉得幸福,希望每一分钟都可以见到对方。

 

END

评论(2)
热度(19)
©陌上荼罗 | Powered by LOFTER